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那些离开金融“第一帮派”Capital One 的东南亚互金新星们

那些离开金融“第一帮派”Capital One 的东南亚互金新星们

近日江湖发帖恭贺国内金融科技机构凡普金科与新加坡CashWagon签订战略合作仪式,进一步拓展东南亚地区的金融科技服务。深挖之下不禁了然,原来大家都是出自Capital One的同门。这不禁让人对这个神秘的金融“第一帮派”和它的帮众们产生浓浓兴趣,下面我们一起来揭开他们的面纱吧。

天下金融 “第一帮派” 坐镇

Capital one – 金融界“第一帮派”。

在全球的消费金融发展史上,它必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主角之一。作为一家多元化金融集团,目前拥有两大子公司(Capital One银行和Capital One)、三大业务板块(信用卡、个人银行、 公司银行)。

遥想最初1988年时,第一代帮主理查德·费班克刚提出了“数据驱动一切”的理念,周围充斥满不屑和质疑之声,只因此时的信用卡业务依然用着“经验评分模型”。幸得弗吉尼亚州的一家地区银行Signet下面的信用卡部门决定冒险一试。谁能想到,就是这冒险一试的小小部门,后来成长得势不可挡,一路过关斩将,即使沿途出现了几十位竞争对手,也均被它斩落马下抑或直接收购。

如今的金融界”第一帮派”,在世界500 强公司中排名112 位,帮众人数达47300,资产规模超过3000亿美金,成为全美第二的消费金融公司。帮派的精髓和帮训 -“数据驱动”, 不仅是多年来遥遥领先的基因密钥,也是其一次次躲过危机的潜在原因,深深地刻入了帮众们的骨髓里。

金融 “第一帮派” 帮众们

在中国开枝散叶

相传在金融科技创业者心中,大家都希望能曾有幸拜”第一帮派”麾下,进修“数据驱动”的精髓。对于那些曾伴随着“第一帮派”一路进击的帮众们,享受着Capital One带来的冲击和成长,不断精炼着自己。

金融危机残酷的洗礼之后,这代已成熟饱满、吸收了Capital One精华的精英们,开始将目光转向国内。2013年,余额宝降生之后,中国的互联网金融时代到来,机会丛生,金融换轨,驶入科技的高速车道。百年难遇的机遇向帮派精英们挥着手,诱惑着他们将Capital One吸收的基因和烙印,带回到中国落地。

上百位Capital One精英陆续归国,经过两三年的渗透,圈下互联网金融大半壁江山,很多巨头的风控、产品等核心部门,都被“第一帮派”把控。

东南亚帮众虽少,但仍可见端倪

当”第一帮派”帮众们在中国互金市场上瓜分完疆土,如火如荼收获成果的数年后,隔岸的东南亚互金市场却还未被开发,对市场嗅觉敏锐的帮众们自然也嗅到了这片亚洲最多元化市场的芳香,他们在2016年前后火速派人赶往这块市场,对其进行地毯式调研。

然而在缺乏人才的东南亚时,他们顿觉远远无法和帮众聚集的中国或大本营美国相比,在这里,他们只找到了三个同门师兄弟。

其中一人是数据征信服务初创企业CredoLab的产品开发和数据合作负责人Michele Tucci ,此人曾在Capital one做过两年项目经理,也有在Mastercard工作的经历,公司最近完成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而第二位已经自立门户,比如开头提及与凡普金科签订战略合作仪式的Cashwagon的创始人兼CEO 俄罗斯人Maxim Chernushchenko ,曾在Capital one 做过快四年的业务经理,并于2017年四月在新加坡揭竿创立了Cashwagon,凡普几位创始合伙人十分赏识出自Capital One的同门,当年他们花大价钱从Capital One挖了3个高管,可见里面的“同门情结”;

三人里面最受瞩目的是印尼现金分期JULO 的创始人之一,在Capital one做过6年分析师的Adrianus Hitijahubessy(简称Adrian)。最近江湖中盛传JULO已通过Skystar Capital和East Ventures募得50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者还包括印尼最大的民营银行BCA。

时间回到2006年,一个在印尼小城市长大的小学霸,在美国名校德克萨斯州大学毕业了,并且还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offer,最后竟自愿加入一个对数据如宗教般的信仰的帮派六年。 “我还记得最开始被Capital One深深震撼到的就是一切用数据和证据说话,即使是上级要给下级宣布自己的一个决定,事无大小也要拿证据和数据来说话”,Adrian说。他在Capital One做了6年信用卡方面的分析工作,从征信到催收的整个流程都了解了一遍 (这当然为Adrian成立JULO埋下了伏笔),在Capital One培养出对数据的“狼性”,让Adrian感到在其他行业或许也能发扬光大,所谓“留”也萧何,“撤”也萧何,Adrian决定暂时离开金融行业,去别的地方验证自己所习得的“独门武功”。

于是,Adrian加入了阿里曾经最大的对手eBay,做产品开发的前期测试工作,历时两年。对大公司的模式了解清晰后,Adrian选择了一家初创公司Signify,一家做信用评级的网站。虽然在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有Credit Bureau这种张开手板就能拿数据的好事,但是在南美等发展中国家就基本没有信用数据可用,所以这家2010年成立的征信公司就看上了这里的市场,这也让Adriand开始思考,巴西和墨西哥市场有人服务了,他现在手上拿着在Capital One习得的的金融科技经验和在Signify习得的市场眼光两把“大宝剑”,为什么不回到印尼大展身手呢?

于是,Adrian放弃了年薪数十万美元的美国职业生涯,拖家带口回到了印尼雅加达,成了一个要重头开始,却已经“武装到牙齿”的创业者。2016年创办Julo后,Adrian从硅谷挖来了两个死党(Hans Hans Sebastian和Victor Darmadi,均是IT大牛),开始回归“老本行“——消费金融。

“2018年是Julo执行和加速增长的一年。今年我们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包括新产品线,全国扩张以及继续关注我们的基础技术和分析。这个基金是使我们能够实现这些目标,并进一步推动我们为印尼群众融入金融服务的使命的关键,”Julo联合创始人Adrian说。

江湖人盛传金融”第一帮派”在中国的帮众们也盯上了东南亚,就像凡普金科与新加坡Cash wagon签订战略合作仪式所表现的一样,前辈还不得帮后辈一把?何况前辈们知道自己的“同门“都经历出自Capital One之手的淬炼。下一个互金市场传奇的到来,一定少不了这些师出名门的师兄弟的强强联手。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