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Go-Jek进入东南亚四国,叫车G点还会属于Grab么?

Go-Jek进入东南亚四国,叫车G点还会属于Grab么?

下面我们请各国政府和投资教父孙正义上场!

东南亚打车市场的巨头混战,一直都是东南亚融资圈津津乐道的话题。

毕竟电商在阿里巴巴和京东腾讯两大系的融资圈地下,电商们已如进入课堂学习的学生一般,照本宣科地读着过去的“考经”没了太多的想象力空间;科技金融的热点仍然局限在简单粗暴的现金贷;区块链更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想象力和神棍式鼓吹的祭坛。

而打车市场却不一样,东南亚在这一领域的白热化已然和中国不相上下齐头并进,充满了智慧的较量、充满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充满了精彩到堪比小说的转折,更充斥着大把钞票燃烧的美妙气味,下面让小罗盘给船长们娓娓道来。

Uber退出东南亚刚三个月,

好戏开始发酵

2018年5月下旬,一直囤居在老巢印尼的“的哥”Go-Jek终于宣布要进入东南亚四国,伴随而来的消息却是吞了Uber的死对头Grab在越南惨遭禁止进入个别省份的禁令,如今这位Go-Jek的宿敌被限制在了河内、胡志明、庆和,岘港和广宁,越南政府给刚刚进入越南的Go-Jek一份超大的见面礼。

这件事情看起来虽然不太瞩目,但时间节点却尤为微妙。越南政府在Go-Jek刚刚进入之际对已在市场早就玩得兴致盎然的Grab喊停,显然是对Grab吞并Uber一家独大的行为不甚满意。

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市场的关注,毕竟这不过是Grab扩张东南亚旅途中的一个小小插曲,纵观Grab已将G点遍布整个东南亚市场的格局,不能进入小小的越南三省根本算不了什么大事儿。从下图就可以看出,虽然被限制地区的土地面积广阔,但人口密度却并不高,形势大于实际效果,越南政府仍然旨在小惩大诫。

但这却是Uber退出东南亚市场之后的第一次政府介入叫车服务行业,这小插曲或许将成为东南亚各国政府反垄断的序章,宣告着这场出行之战不再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商战,而是一场政府入局与海外资本的大战。

Grab和Go-Jek的最终角逐

在Uber与Grab合并之时,东南亚的多国政府都表示即将对Grab进行反垄断的调研,这一停留在调研层面的执行,却终于被越南落实到了禁令层面。

而未来,当政府开始干预支付市场的格局,承载着支付场景使命的东南亚出行市场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让我们来大胆的预测一下:

新加坡:Grab或许仍然占领出行的霸主地位,GrabPay却难以迈出自身平台。新加坡可能会如越南一般在适当时机祭出反垄断大旗,热烈欢迎Go-Jek或者其他新玩家的进入,减缓Grab对于这一市场的强势渗入速度。特别是在支付领域,虽然Grab的总部设立在新加坡,但在支付领域,拥有银行背景和政府撑腰的PayNow得以发展才是新加坡政府的“本愿”。

PayNow才是新加坡政府的亲儿子

印尼:Grab显然通过自身对的强势烧钱手段,在“四个轮子”的打车市场占领了领先地位,但在“两个轮子”的摩的市场,Go-Jek却有着更强大的灵活性和产品体验度。在支付领域,Go-Jek作为一家本土公司显然比Grab的身份更加令印尼政府信任,牌照上面的捷足先登就非常能说明问题,更不要提其创始人Nadiem Makarim的家族背后是印尼独立先驱Hamid Algadri。

马来西亚:Grab的创始人陈炳耀出身马来西亚豪门,祖父为当地汽车代理帝国“陈唱汽车”的创始人。这一层身份令Grab在马来西亚的身份地位超过了Go-Jek,显然无论在打车市场还是在支付市场,都占领了强势的主导地位。在2018年五月,Grab宣布已经和马来西亚最大的银行Maybank达成合作,而Grabpay的使用场景从6月开始延伸到了马来西亚的餐馆和商店。

除去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这三个与Grab和Go-Jek这两大留存巨头有多一层关系的国家,菲律宾、越南和泰国等或许会参考越南这次叫停Grab扩张的举动,向Go-Jek伸出欢迎之手。

在这场游戏中加入了政府这样一个新玩家,不再是资本和资本之间的角逐,而是政策、资本和科技之间的多方较量,这里面将少不了软银老孙的身影。

孙正义强势的投资教父手腕

孙正义的软银如今已经成为了全球出行行业的绝对“金主”,他以强硬的投资手段和巨额的资金,让整个行业都臣服在他的脚下:滴滴、Uber、Grab、Ola……打车市场几乎成为了软银的囊中之物。

而被称为投资界教父的孙正义,也有着电影《教父》一般的强硬手腕,2017年12月的滴滴本不缺钱,但教父孙正义表示:不收钱我就把钱给你的竞争对手。

面对这样的壕气教父的橄榄枝,不缺钱的滴滴也不介意钱更多一些,于是收了50亿美金继续买买买。

投资多家竞品是一个禁忌,特别是在已经初见规模的几家企业间周旋会导致被投方的不信任和资金大战的内部消耗,稍微不留神就引火自焚。但“教父”老孙显然并不介意这一点,他一面在内部培育出竞争对手看着他们互相厮杀,日益壮大而充满狼性,一方面又伸出彰显仁慈的右手,在他们混战到血肉模糊之际行使中间调停者的权力。

Uber拱手让出亚洲河山,中国市场归滴滴,东南亚市场归了Grab,这少不了孙正义的软银背后的推波助澜。

毕竟Uber后来在东南亚市场与Grab的混战,都已经进入了互砸优惠抢占市场的低级把戏,是背后资本的左右互博,不调停便是无止境的内部残杀的自我损耗。

我们很难完全揣摩孙正义这样激进的投资手法背后的心理因素,但显然两点动力推动着他在这一条路上高歌猛进——对资本的角逐,和对行业制高点的渴望。

软银的高管曾经表示过这样一个理念——在每一个地区,最终都会出现一家占据主导地位的企业。看来软银想要成为这样一个占据主导地位企业背后的拥有者,而不只是投资者。

听起来“拥有者”和“投资者”的概念似乎没什么区别,但对于孙正义来说却显然千差万别,他想要成为市场的整合者而不仅仅是背后的“金主”,就如同教父那样,他想要掌握的不仅仅是沉甸甸的金钱,更是掌控行业风云的教父地位,因此马龙白兰度坚决不碰毒品。

曾经的他在中国互联网金融科技上错手过一次——2011年阿里巴巴集团将支付宝的所有权转让给马云控股的另外一家内资公司,从此孙正义失去对支付宝的控制。因此在投资进入Uber的时候,附带条件便是不允许Uber前CEO卡兰尼克重返管理层,卡兰尼克在管理上的肆意妄为、靠直觉行事、独断专行,一定在某些程度上让软银放心不下。

控制欲爆棚的卡兰尼克被软银禁止重归管理层

出行市场带来的场景很美好,Grabpay是东南亚最有潜力成为支付宝的现象级产品,这一次孙正义又逮到了占领东南亚支付领域的制高点。

但似乎他这一次仍然搞错了竞争的对象,马云或许在2011年的支付宝金蝉脱壳的戏码上玩了手腕,但却并不能掩盖这一场金蝉脱壳最终成功的根源——政府对于支付领域的“排他性”,金融命脉,国之根本。

在支付领域的最终竞争对手,一定不会是商家和另外的商家,而是海外资本和政府层面的战争。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