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P2P爆雷了,老板卷钱出逃东南亚!!!

P2P爆雷了,老板卷钱出逃东南亚!!!

       6月,中国P2P平台们正在集体放声高唱一首“凉凉”,根据网贷之家的统计数据显示,仅6月一个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即达到80家!
 
终于是稳不住了
        虽然市场不断放出“良性调整,兄弟们稳住”的信息,但这波P2P跑路的势头进入7月后却愈演愈烈!
就在昨日(7月9日),P2P平台出现逾期、清盘或失联等问题的企业就有:多多理财、钱爸爸、投融家、长富理财(萌小薪)、华泰金融、猴子理财、一两理财、翡翠岛理财、火球网、邦邦理财、赶钱网与柚子理财等。
        其中多多理财和钱爸爸都在网贷之家排名靠前,属于业内有口碑的P2P平台。这样突如其来的炸雷中招令投资人们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网贷之家的平台页面下投资者们的留言透露着被割韭菜的不可置信与惶恐。
        多多理财和钱爸爸这两个平台在网贷业内都排的上名号, 多多理财在网贷之家排名105位,注册资本10000万,累计撮合交易63亿7903万3646元,借贷余额为11.8亿,资金由新网银行存管。而钱爸爸在网贷之家排名71位,注册资本10000万元,累计交易总额为325.04亿元,这两个平台均属于业内前10%的头部企业。
         这令原本抱着“树大好乘凉”想法的投资者们如今人人自危。
         “今天你雷了吗?”已成投资者们见面互相问候的第一句话。
         国内P2P平台洗盘的寒冬已经到来,小罗盘特地询问了在东南亚从事P2P和现金贷的船长们,却没想到他们都表示,这对于东南亚市场是利好的消息。
        纳尼!P2P平台出了这么大的集体性崩盘事件,怎么对东南亚市场还是利好?
        就让小罗盘为大家对比一下此次中国本波P2P齐唱“凉凉”的根源下,中国和东南亚市场的异同点:
        本次P2P平台集体跑路的原因有很多,大体可分为以下3点:
        1、房市的低迷造成了P2P市场的资金断裂
        在本次的P2P雷暴重灾区杭州,涉案金额较大的网贷平台牛板金资金缺口预计高达30个亿,而违约原因就是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无法收回。
       “牛板金”平台前董事孙启良、沈旭卿伙同陈鄂、胡文周,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项目,通过“牛钱袋”产品卷走了投资人总计31.5亿资金。
        这暴露了P2P平台的一个最大的隐患——资金过于集中在风险较大的行业,而导致了一旦违约便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这样的风险在东南亚的P2P市场并不会发生,因为东南亚主要经营P2P的国家,比如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都采取牌照制度,明确规定了向单一借款人最大贷款额不能超过20亿印尼盾(约100万RMB)。
        最重要的是,由于这些国家已经实行牌照制度,因此对于申请通过的企业要求注册后每三个月提交:
     (1)贷款人及借款人的数量
     (2)发放贷款的质量
     (3)注册后的活动清单
        监管机构严密监控这些企业的资金流向,因此并不会出现资金隐秘流向房地产造价标的的情况。
        2、与正在崩盘中的现金贷绑在同一条船上
        现金贷的崩盘时期早于P2P平台的炸雷之季,早在2017年12月1日,中国政府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限制了现金贷年化36%的最高限度、禁止暴力催收、延期最多2次等一系列限制,令混乱的现金贷市场立刻风险凸显。
        不少现金贷企业靠的就是“线上高利贷”盈利,拼的是暴力催收的方式讨要回款。政府的这一限制让现金贷企业如同断臂斩首,而延期不得超过2次的限制,反而让一部分老赖以《通知》为借口直接拒绝还款。
        这导致现金贷企业出现了大面积的违约,而P2P作为现金贷重要的资金来源,自然同样受到了波及,无法向现金贷追讨回资金,令这些P2P平台的业务风险逐步酝酿,终于经过半年左右的积累在6月彻底爆发。
        那么这样的情况在东南亚市场是否会重演呢?
        暂时来看并不会,这个真相说出来真是男默女泪——缺钱。
        因为缺钱,所以东南亚市场的投资者非常谨慎,因此像主要的P2P平台Modalku这种,资金端能力还是很有限。
        可以这么说——东南亚市场的投资人这块地里长的都不是韭菜,而是一根一根金贵的要命的独苗苗。
        3、高比例的现金贷共债率让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
        国内一家现金贷的负责人向小罗盘表示,部分中小玩家会紧盯着大企业的授信人群,一旦对方做完了信用评级并完成了授信,这些平台再蜂拥而上怂恿这些人们重复借贷,从而导致这个市场的头部企业的风险也被小玩家放大了。
        在中国因为国家入场控制较晚,导致了这个市场的玩家们发明了各种令人瞠目结舌杀鸡取卵的方式。
        共债率的攀升已经绝非“客户信息”不透明所造成的了,而是人为抢流量、短期回收资本的急功近利思想造成的结果。
        但这一情况在东南亚市场还没有发生,虽然由于印尼市场的现金贷并没有如中国这样设置了36%的红线上限,但是所      有的平台都必须在政府注册和获取牌照的前提下进行操作,手法受到了国家政府的严密监控。
        在东南亚市场,虽然无法避免共债,但是这样的比例仍然可控。
东南亚:限制的早,才能管的好
        现金贷业务是本次P2P集体溃退的重要原因,混乱的现金贷市场虽然很早就备受国家的关注,但这项业务正儿八经被监管起来却是在2017年12月1日的《通知》之后 ,而那时市场的现金贷企业早已乱花迷人眼,根据互金安全专委会监测数      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运营现金贷平台的数量已经高达2693家,用户近1000万人。
       而东南亚市场的现金贷业务(下面主要谈印尼的现金贷业务),早在2016年年末就借鉴了中国出现的各种风险,出台了有关P2P牌照申请的相关规定。
        虽然印尼的现金贷市场在2017年才开始火起来,但这部分的企业都被纳入了P2P的政策管辖范围内,因此印尼政府早已将风险限制在了可控的范围内(这未必是好事,详情请联系小罗盘)。
        虽然印尼的现金贷数量一度高达近200家,但在印尼政府的监管下,到2018年6月22日,仅有54家P2P平台注册成功
而新加坡则更为严格,现金贷业务连想都不要想,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直接限制了平台借贷给个人的业务。而对于P2P平台也实行牌照制度,投资人数量、借贷者金额也有明确的控制。
        相对于国内酝酿着巨大风险的P2P和现金贷市场,如今正是天雷阵阵,群魔渡劫之日,而对于东南亚市场的玩家来说,正处于市场开发的早期阶段。如今留在这些市场的玩家,更期待的是良性的竞争环境、规范的市场监管。
        因此,政府能够早早参与其中进行干预和控制,对于如今扎根在东南亚市场的玩家来说,虽然可能在规模和创新乃至市场教育的速度上被限制了,但市场的发展会比较平和,这个游戏才可以更长长久久的玩下去。
        而资本总会逐利,当国内P2P市场这个巨大的投资平台轰然崩塌之际,更多的资本也会瞄准东南亚市场这片仍然处于早期的安全资产地。
 
        看起来东南亚P2P市场的玩家们很快就要等到自己资金的春风雨露了。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