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5 > 印尼现金贷集体被下架事件跟中国的P2P暴雷之间有什么联系?

印尼现金贷集体被下架事件跟中国的P2P暴雷之间有什么联系?

P2P的本质

P2P的本质就是零售资金配给借款人,因此不少专家在这次暴雷中都放话表示:跑路的不是P2P,真正的P2P不会跑路。毕竟一个平台左手接过零售资金的钱,另外一手再给到借款人的手中,只要平台足够大,交易数量多而分散,便能实现分散风险的目标,更不会出现“卷钱逃跑”的现象。

P2P就如同哑铃一般,一端是零售资金端,一端是借款方(资产端),而在中间连接他们的便是“平台的匹配”。

可是,虽然P2P的机制看起来风险较小,但这两端中一端出现了问题,都会给这个 看似完美的模式带来隐患,而第一个隐患就是国内现金贷的团灭。

现金贷的团灭

趣店公关事件之后,现金贷在国内成了监管的重灾区,罗敏发出的“不还钱也不会催”的言论,也就顺理成章成了第一个倒塌的多米诺骨牌。面对一边倒的舆论压力,虽有点融的创始人郭宇航的《众生度尽,方无现金贷》一文来道破真相的同时为现金贷洗白,但政府明白,话虽没有错,但要度众生,却未必需要现金贷,而现金贷甚至还是度众生过程中异化出来的一个模式,挑战的是贪得无厌的人性,人性之恶创造出来的是“高利贷”和“羊毛党”。

于是,2017年底的一纸《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先堵住了现金贷继续增加的势头,然后紧接着是2017年12月1日,央行、银监会发布整顿“现金贷”新规,正式断了现金贷的念想,这个新规包括:

1.不得以任何方式诱致借款人过度举债,陷入债务陷阱。

2.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

3.单笔贷款的本息费债务总负担应明确设定金额上限。

4.贷款展期次数一般不超过2次。

5.各类机构或委托第三方机构均不得通过暴力、恐吓、侮辱、诽谤、骚扰等方式催收贷款。

刀刀戳中了现金贷的不规范运营的灰色地带,正是这些灰色地带给与了现金贷暴力生长的资本。
不能诱惑致借款人过度举债,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其实增加了巨额发掘新客户的成本。而本息费用债务总负担有明确上线,便是断了平台利用高额利息赚钱的生财之道。展期不得超过2次,终止暴力催收,更是令部分借款人干脆直接不再还款,激增了平台的坏账率。

正是国内严峻的监管,逼迫了各个团队发展海外业务,抢滩人口众多,市场庞大的印尼成了多家企业求生的必要。于是我们听说的常常是有超过百个的中国团队开始在印尼发展。

P2P的暴雷:天使与魔鬼

“国内的P2P其实是繁荣的现金贷养活的,”现金贷业务在P2P资产端上占据的份额非常大,所以一旦国内现金贷在17年底团灭后,就已经宣告了P2P平台即将面临生死挑战。先是要找到新的资产端,资金端的每一块钱都有利息的成本,所以失去了高利息高负债高杠杆的现金贷业务的P2P都非常头疼。

上面提到的出海是其中一种方式,既然不能在中国做资产端的生意,那么出海是自然而然就能萌生的想法。

可是,团队的人可以出海,但是P2P平台聚集的庞大资金却因为外汇管制,没有办法跟着一起出海。 这个有人没钱的情况,导致了在印尼的业务的增速远远没能满足国内现金贷被禁后的资产端需求。在这个时候,大概从2017年的秋天到P2P集体暴雷的几个月前,P2P平台的资金端依旧掌握着庞大的资金。

直至最后一根稻草落下。

钱有时候是天使,但也有时候是魔鬼 。

面对这资金没有回本的渠道时候,有一些小的平台就开始入不敷出,逐渐崩塌,而一环扣一环的金融市场开始影响到了背后更大的玩家。暴雷也就这样,从小到大迅速发生并且蔓延,连正规的平台也被波及了,因为舆论,理财的人开始要求拿回本金,平台的面对巨大的压力。是不是感觉非常像当年美国的次贷危机?没错,这就是一个金融系统问题,当平台两端出现的不平衡已经到了无法调节的情况,必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无论是主动的携款潜逃还是被动的破产。

那么国内的一系列暴雷,跟东南亚的监管有没有内在联系呢?

从今年的6月底,印尼的主流媒体开始出现抨击贷款公司“暴力催收”的问题,直指的就是现金贷业务。但事情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印尼的监管逻辑

在国内P2P的集中暴雷让投资市场人人自危,甚至连排名前100位的平台也纷纷中招。这不久后,在印尼也出现了印尼金管局OJK开始抓典型的情况。现金贷团队们在国内的母公司开始面临倒闭潮,在海外的业务当然也受到了波及,资金的情况也从“有钱出不来”(但还是打通了一些有效的渠道出来了一部分),变成了暴雷导致的“真的没钱”,不但没钱,连舆论的风向也逐渐涌现出来了。

雪上加霜的是已经开始有当地人发现原来还可以骗贷,借钱不还的才是老大,而且还有上千人以上的专业羊毛党开始出没,经营黑产。

坏账的比例不断上升,本来已经有资金压力的团队必须开始实施更强力的催收机制,于是对“暴力催收”的指控开始出现,在这样的连环作用下,印尼政府推出迟迟没有实施的严厉监管,根据OJK官网上面的文件显示,已经有227家现金贷公司会受到政府的下架处理,光是谷歌应用商城上面就已经有超过60多家被下架,其中不少还是几个头部玩家。

在线上应用商城被下架和支付通道被关闭的情况下,已经有团队开始从线下入手,但如果走线下的渠道,现金贷还是那个能病毒式增长的商业模式吗?没有了网络的降维打击,中国团队的优势又在哪里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