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5 > 印尼摩的司机要去亚运会搞事情?!

印尼摩的司机要去亚运会搞事情?!

导语:网约车是一项对“司机”严重依赖的共享经济,如果失去了司机,这项产业就失去了基石。但物依稀为贵,当司机供大于求时,资本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印尼全力筹备亚运会,但是后院着火?

最近雅加达不是很太平,听说很多网约“摩的”司机都要在今年亚运会期间抗议,要求将订单分成从每公里1,200印尼盾(8.4美分)增加到3,000印尼盾(21美分,即2015年摩的刚开始运营时的价格)。而且这可能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抗议活动,最大的发起方是一个被称作“Garda”的团体,主要成员是“两个轮司机”。Garda联盟的发言人Igun Wicaksono表示,抗议活动定于8月18日亚运会开幕式当天,同时在雅加达和巨港(本届亚运会协办城市之一)举行。

据悉,印尼拥有超过200多万的摩的司机,大部分是东南亚“滴滴”Grab和本土独角兽Go-Jek的注册司机,而为什么要选择在亚运会搞事情,除了看准了亚运是国际级盛会和人多之外,没准还因为他们要“革命”的主要对象,赞助了亚运。



“这家公司是用从司机那儿敲诈的的血汗钱赞助了亚运会。”印尼摩的司机表示。

钱不好赚了,也不能怪司机们要挑亚运会的关口“搞事情”啊~

网约车上半场:关于司机的争夺战

印尼的雅加达估计应该是世界上最堵的城市了,有之一吗?据说雅加达人一生将在交通中度过10年的生命,大部分都是早上和晚上的日常拥堵,以这样的堵车情况,每天花两到三个小时通勤在这座城市很常见。

雅加达有约1000万人口,人均摩托车拥有量接近0.8,这种特殊的交通情况催生了“剑走偏锋”以摩的起家的独角兽Go-Jek,也迫使了后来者Grab参考前者开始重视“两个轮”的生意。不得不说,身形灵活的摩的能应对更刁钻的路面情况,在雅加达的道路上展现出了强劲的生命力,于是Go-Jek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迅速从叫车领域向外拓展,占领了印尼外卖、快递、家政等各类生活服务领域,配合着自有支付渠道Go-Pay的大力推广,成为微信这类“super app”的野心不言自喻。

Go-Jek APP界面:这是要满足从生到死的一切生活服务啊

但是和汽车相比起来,摩的对司机资源的依赖性更强,毕竟和“一搭四”的汽车比起来,“一搭一”的摩的在人力成本上总还是有点高的。这使得Go-Jek从一开始就特别重视司机的招募,早在2016年,Go-Jek就推出员工福利计划,为员工提供包括银行服务、本人和家属健康保险、分期付款产品、日常用品折扣、安全骑行训练等福利,大量吸引新司机加入。

除了通过加入Go-Jek团队使得一些非正规工作者提高收入之外,我们希望帮助他们获取金融等更多方面的服务。

   ——Nadiem Makarim,CEO Go-Jek

作为一家代表了印尼现代化形象的独角兽企业,Go-Jek在扩张过程中始终非常重视企业社会形象的塑造,为员工及其家属提供了富有竞争力的福利,毕竟不论从什么角度来说,本土企业对本国民众都承担了更多的责任。而作为印尼市场外来客的Grab和Uber来说,提供更加优惠地司机奖励计划,几乎成为了他们唯一的竞争方法,这使得许多司机同时为三个平台服务,以获得更丰厚的回报。特别是在Uber退出东南亚市场的时候,为了争夺Uber司机加入自己的阵营,Go-Jek和Grab均推出了大量广告和优惠政策

Go-Jek VS Grab:司机招聘广告好似明星选秀

这类故事对于国内的读者来说毫不陌生,今年美团在打车市场向滴滴宣战,祭出得就是“疯狂补贴”的大招,不但抢走了滴滴的司机,还使得新用户不断入场。据说美团进入上海市场时给予得高额补贴,让上海周边几个城市的司机纷纷赶去上海,许多新司机租车跑美团,一时间汽车租赁公司都已无车可租。

可见,对刚起步的网约车平台来说,顾客的打车需求是恒定存在不需要被创造的,相反地,司机才是兵家必争的“宝贝”,在没有建立垄断地位的前提下,争夺足够的司机资源是网约车平台生存的第一步。

不过这第一步,好像已经完成了

司机从香饽饽成为弃子?

无论是国内还是东南亚,当市场格局已经基本稳定时,对新司机的需求就会自然而然地降低,对于网约车这类依然是靠烧钱来维持经营的企业,消减司机端的运营成本就成了必然地选择。

当年滴滴合并了快的之后,在与Uber的最终对决阶段,也选择了下调司机端的补贴与奖励额度来降低运营成本,结果引发了多个城市的司机“停运”。据滴滴的老司机介绍,平台的订单完成奖励从最初的一周完成 85 单奖励 7000 元,下降到现在每周完成 22 单奖励100 元。呵呵,看了这组数据是不是觉得东南亚的企业家还是挺有良心的~


不要在意那个矿泉水瓶

同样在印尼,Go-Jek和Grab虽然还没有决出胜负,但是在雅加达他们的司机容量已经开始逐步饱和,既然司机的数量已经是“供大于求”了,为了争夺更多的乘客,占据更多市场份额,不断降低每公里的票价对企业经营者来说也无可厚非。

资本终究都是逐利的,在大把烧钱的红利期过后,被“高补贴”和“低车价”培育出的司机和乘客,能不能撑起网约车的市场,完成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绞杀,其实还有待考验。

而转回到即将开幕的印尼亚运会,Go-Jek作为印尼为数不多的独角兽企业,不但为雅加达提供了接近10%的就业岗位,还满满承载了印尼人民对现代化高科技企业的民族自豪感。对一家富有社会责任感的本土企业来说,如何安抚员工情绪,在政府、民众、企业自身之间取得平衡,是一盘并不好下的棋。

这届亚运会虽然本来是为越南背锅而仓促登场的(越南没钱开,放弃了机会)。但时隔56年再度举办亚运会,对印尼来说终是一次向全亚洲展现新形象的窗口,科技企业肯定忍不住要“抛头露面”一番,谁也不希望这种举国欢腾的时候出现太多变数,但是为了糊口的司机才管不了那么多,全体出动在即,印尼政府会不会请Grab和Go-Jek多喝几杯咖啡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