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5 > “东南亚的娃”也怕输在起跑线上吗?

“东南亚的娃”也怕输在起跑线上吗?

导语:

国内在线教育,K12等行业最近正在经历冰火两重天,从融资消息频出到法规颁发导致股价大跳水。那么,对相对生育率较高的东南亚而言,这里的娃也会怕输在起跑线上吗?在线教育又发展到什么阶段了呢?

在线教育“资本寒冬”中的火热

上个月新东方在线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而在此前不到两周,沪江先一步递交了招股书。同样以语言起家,all in在线教育的两大国内巨头齐聚港股,一时汇集了资本市场的瞩目,各家投资机构纷纷对港股教育股的短期表现给予了厚望。


 

资本市场对在线教育的狂热已经延续了一段时间,在现在普遍“缺钱”的市场之中,在线教育成为了罕见的资本扎堆的领域。桃李资本发布的《2018上半年教育行业融资并购报告》显示,截至5月20日,今年上半年在线教育领域已完成融资182起,披露金额的融资总额已达152.73亿人民币,两项数据均远超去年同期的水平。

6月21日,主打北美外教的少儿英语在线培训网站VIPKID完成了5亿美元的D+轮融资,刷新了全球在线教育领域的最高融资纪录。投资方阵容金光闪闪,包括投资过滴滴、美团、小米的美国投资管理机构Coatue、红杉中国,与阿里关系密切的云锋基金以及腾讯产业共赢基金。

尽管资本市场的追捧如此火热,但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整体上仍呈现高度分散的状态。新东方在线的招股书中提到2017年中国前五大综合在线教育公司的总营收为人民币16.12亿元,按总营收计,仅占中国在线课外辅导及备考市场的1.67%。而其中新东方在线2017年营收达到人民币6.04亿元,占中国在线课外辅导及备考市场总营收的0.63%,市场集中度之低可见一斑。

如此之低的市场集中度就意味着企业需要花费更多的成本在营销端,背靠新东方这棵大树的新东方在线可能不需要面对获客成本高企的难题,所以对比新东方在线和沪江的招股书,最引人瞩目的一点就是,沪江2017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5.55亿元,同比增幅逾60%,但由于推广期的大量营销成本,致使其同期亏损增长了逾25%,扩大至5.37亿元,真的做成了公益事业。

所以,问题的关键,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线下流量支持,面对进入门槛还如此之低的在线教育行业,是不是只有“烧钱获客”才能将业务数字做好看?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生育率已经降到只有1.5+的中国,重视教育成为中产防止自己阶级滑落的救命稻草,素质教育和低幼教育的前景依然广阔。处于上半场的在线教育行业,未来仍是资本关注的重点。

那么,视角转换到东南亚,这里会有在线教育的一片蓝海吗?

东南亚有自己的新东方吗?

根据电子学习平台Docebo  发布的《2014 - 2016年电子学习市场趋势和预测》报告,2011-2016年全球十大正在最快的电子学习市场,有五个在亚洲,依据增长速率从高到低排列依次是越南、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和中国。

是不是感受到了东南亚人民熊熊燃烧的“学习之魂”?



2011-2016年全球十大正在最快的电子学习市场

 

既然已经这么热爱学习了,怎么可能没有本地的在线学习平台呢,就让小罗盘带各位围观下东南亚的在线学习平台都是做什么的呢?

越南:TOPICA

越南的TOPICA成立于2008年,是越南最早进入在线教育领域的创业公司之一,主要提供在线学位认证和辅导,以及英语学习课程。

TOPICA目前已经把业务拓展到了泰国、印尼、菲律宾和新加坡,在马尼拉、新加坡、曼谷、河内和胡志明市拥有1400多名全职员工,1000多名兼职讲师。

值得注意的是,TOPICA还成立了孵化器Topica Founder Institute (TFI),并推出了创业课程,在越南和泰国孵化初创企业,有多家由此孵化的初创企业获得了融资。


 

马来西亚:Classruum

Classruum于2013年上线,是一个帮助孩子在家进行小组学习的在线平台。它利用了社交媒体的传播方式,使用者可以和认识的朋友们组成小组一同在网上进行学习,同时,Classruum具有视频教学,笔记,数字图书馆,练习,社交书签,一对一视频教学以及主题游戏等功能。

  泰国:Taamkru

Taamkru是一个儿童游戏化的在线学习平台,在泰语中翻译为“问老师”,它通过网络和移动应用程序为学龄前儿童提供一种有趣、游戏化的学习方式,家长可以在平台上追踪孩子的表现并与其它孩子进行比较。Taamkru在2014年完成了62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与国内花样繁多、层出不穷的在线教育平台相比,东南亚的在线教育产业虽然增速很快,但仍处于发展的“初初初”级阶段,更多地资源集中在了提高国民受教育率的方面,比如学位认证和远程高等教育的平台居多,基本处于满足每个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的阶段。

而在国内受到资本热捧的学前教育、K12教育等细分领域,在除了新加坡(这个地方超级、超级喜欢补习!)以外的东南亚国家均还处于摸索阶段,并没有形成具有影响力的平台。即使在新加坡,类似在线教育平台的产品也只是刚起步,比如和7点5度同在一个孵化器的Cudy就是其中一个初创的代表。也许新加坡本身市场比较小,但是作为各国老师资源丰富的一个集中地,新加坡其实非常时候开发此类产品,进而将市场放在东南亚几个人口大国就相当有想象空间。

虽然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在线教育市场的发展相对滞后,但随着居民收入的提升,对下一代的教育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无法忽视的议题。

一点题外话:除了市场,东南亚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关注?

当年线上口语培训平台51talk上市时,有一个话题曾经引起过广泛讨论,媒体爆料51talk之所以可以用“低价”开拓青少年英语培训市场,是因为公司雇佣了大量的菲律宾英语教师。从那时候起,除了菲佣之外,菲律宾外教也开始走进中国人的视野。在出席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之前,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曾表示,这次去中国有一个大任务,就是向中方推介菲律宾的英语教育,力争为10万菲律宾英语教师“落实工作”。

其实,小罗盘当年练习英语口语时就曾在万能的淘宝上找过菲律宾外教,绝对“平价便宜大碗”、性价比高到没朋友,以小时计算的口语课最便宜时不到30元人民币,老师的口音嘛,也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据小罗盘对网上主流的少儿英语培训平台的研究,主打欧美外教的一对一口语课程,大多报价在200元/小时左右,而菲律宾外教的一对一课程则大多在100元/小时以下。

当平台的获客范围由高端人群向中端人群、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扩展时,这样的价格差已经是无法被忽视的了,对于许多三线城市收入并不高的家长来说,同样只是让孩子拥有一个“开口说英文”的机会,30元和200元的价差在刺激消费冲动时就会很不同。

但同时,使用了价格低廉的菲律宾外教的51talk一直面临着老师口音重,不敬业,上课随便吃东西等等负面舆论。远距离的外教师资管理,对于国内的在线英语教育平台是一个难以克服的难题,特别是东南亚人又以性格比较自由散漫而著称。如果从这一点入手,利用东南亚相对丰富的英语人群,在本地整合资源进行培训提升教师素质,降低师资端成本,达到规模化运营,对于意在教育产业的创业者来说也可能是一个不错的突破点。

教育是社会进步生生不息的源泉,在线教育市场虽然现在良莠不齐并且没有形成规模经济,但在互联网的时代,通过技术手段帮助更多人获得了高质量教育机会的在线教育行业,目标依然还很远、很远。

这个是中国团队在东南亚的机会,属于能实现降维打击的领域,而且还没有像国内近期推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一些让民办教育行业股价(港股居多)大跳水的政策挑战。凡是对东南亚在线教育项目感兴趣的朋友,无论是出海还是挖掘本地团队,都可以随时找小罗盘细聊。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