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直播平台出海记之“混战”东南亚

直播平台出海记之“混战”东南亚

摘要:听说东南亚比国内更景气
导语:直播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追捧,然而最近国内网红的人设却屡屡崩塌:前有虎牙莉哥篡改国歌被拘留,后有“电竞贾玲”陈一发儿言论不当被斗鱼永久封号。内容平台野蛮生长过后,面临增长放缓、流量瓶颈和监管等难题,不过在临近的东南亚一些国家,直播平台正在悄悄崛起着。。。
 

直播的野蛮生长和刹车时代

作为中国游戏直播“第一股”的虎牙于今年五月在纽交所上市,市值超过30亿美元。然而,最新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净亏21个亿。(难道是因为撒了太多钱去挖墙脚?)虎牙的营收主要来自直播销售模式,占了总营收的95%。这种模式中,粉丝购买虚拟礼物为主播打Call,直播平台抽取分成。

另外一个国内代表斗鱼则决定将投入10亿元实施“主播星计划”。鱼老板希望以直播为突破口开始娱乐化,充分发挥明星主播的商业价值。陈一发儿(已永久封号)、冯提莫等吸金主播开始上综艺、录音乐,为斗鱼带来了经纪服务、艺人广告等方面的收入。然鹅,就是这么洋气的斗鱼本月初也因为内容违规一度在应用市场被下线。

国内直播行业在野蛮生长过后迎来“多事之秋”,政府加强网络主播监管的背景下,当红主播接连被封杀只是当前直播行业发展困顿的一个缩影。

面临重重挑战,国外的直播行业却是苗头正旺?小罗盘发现,虎牙的母公司欢聚娱乐早已抢先一步把网撒到了东南亚。

“欢乐”式出海

今年6月,欢聚时代宣布以2.82亿美元认购BIGO LIVE D轮优先股,成为其最大股东。数据显示,Bigo Live注册用户已突破2亿大关,月活用户达3660万。公司在2017年10月正式盈利,当年总营收高达3亿美元。目前,Bigo已经在东南亚、中东等地区有了强大的影响力。

从2016年开始,Facebook、Snapchat、Twitter等科技社交巨头陆续启动了直播业务,但是迟迟没有摸索出更有效的盈利模式。虽然Bigo Live这匹黑马活跃用户量与传统社交媒体大佬们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但它绝对可以称之为东南亚直播界“一枝花”,完美复制了YY在国内的打赏模式。

在打赏模式下,内容生产者与平台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互惠互利。主播们为了获取更多打赏,积极的进行内容创作,吸引粉丝关注;有了优质内容,用户就会对平台产生依赖,为自己Pick的网红疯狂打Call,打开更多、停留更久。与此同时,保障内容的质量和产出,也可以提升平台的活跃度,进而打通流量变现的渠道。

目前,BIGO 已建成以泛娱乐直播平台 Bigo LIVE, 短视频编辑及分享平台 LIKE,语音交友平台 HELLO 为首的三大产品矩阵,其于今年五月发布的Cube TV更是有野心与亚马逊旗下游戏直播平台Twitch抗衡。至此,BIGO 的海外布局已见规模。

东南亚直播团战已经开始

内容平台纷纷出海东南亚,一方面是因为巨大的互联网人口红利。相对于已经增长放缓,接近饱和的中国市场,东南亚还有巨大的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机会存在。在用户数量上,东南亚人口数量众多,且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互联网市场成熟度都比中国市场落后2-5年。作为一个有着庞大人口、丰富潜力的新兴互联网市场,处于市场远未饱和,同时用户的品牌归属、使用习惯都处于有待培育的阶段,十分适合国内这些已经玩出成熟模式的产品进入。

数据来源:36氪

除了一马当先的Bigo,出海东南亚的移动直播品牌还包括Kitty Live、Nonolive和Golive等。对于这些出海的内容类产品来说,本土化是首要考虑因素之一。以Bigo为代表的平台都采取了成立本地化运营团队的策略,利用本土的文化娱乐资源推广产品、把传统社交媒体作为宣传突破口、寻求与当地企业的合作机会。

除了本土化,这些直播平台的经营模式也各具特色。

产自深圳的MOGO Live是一个主要面向泰国市场的直播平台。该平台签约众多网红,通过造星的形式来选拔主播,通过流量和内容建立专属的直播生态,为网红艺人提供培训、孵化等服务,这简直是要把韩国造星产业搬到东南亚的节奏。

MogoLive

同样,斗鱼参与投资的Nonolive也非常重视官方主播的培养,而且规定更加严格。通过与印尼当地的几家经纪公司合作,Nonolive招募了大量官方主播。这些主播每个月需要直播50个小时(平均每天2.5小时,周末除外),报酬约为200万印尼盾(约合人民币1030元)。除此之外,这些官方主播还能在粉丝的打赏中抽成20%(好少)。

nonolive

移动直播出海东南亚,已经在这片新兴的互联网热土上掀起浪潮。但这些产品中,不乏一些盲目追热潮的淘金者,产品本身不够完善,倒是在宣传营销上下了不少功夫。现在阶段的出海东南亚的移动直播产品,在发展中仍然面对许多问题,如内容建设的缓慢 、如何拓展出更好的盈利模式等。

还有不可忽视的一点是内容审核要配合上当地政府监管的要求,不然就要面临下架处理,还要被请去喝咖啡。这一点也是促使前面提到的海外直播平台更倾向于自雇或者自己培训网红,这样的轻度PGC(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就可以减少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上的风险。

目前,东南亚直播界仍处于百花齐放,各显身手的阶段。

相信中国互联网产品的出海之路,会涌现越来越多的惊喜。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