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5 > 假如佐科没能连任

假如佐科没能连任

摘要:2019年印尼大选趋势的反向猜想



接下来你将读到:

1. 印尼总统选举现状

2. 万一佐科连任失败
 

印度尼西亚为总统制共和国,采用单一制,政治权力集中于中央政府。其三大政治机构分别是行政,立法和司法。自1999年起,印尼就开始就实行多党制,而参加2019年4月总统大选的两位候选人分别是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代表印尼斗争民主党和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代表印尼大运动党。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
 

2019年印尼总统候选人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

 

其实早在2014年这两位竞争对手就曾狭路相逢,当时佐科以53.15%得票率的微弱优势战胜得票率为46.85%的普拉博沃。五年后他俩再次相遇,这次到底鹿死谁手呢?目前的民调显示佐科获逾半数选民(52%~54%)支持,而普拉博沃的支持率介于30%~35%,依照这个趋势,佐科这边目前的形式一片晴朗。但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印尼民调机构“政治指标”(Indikator Politik)近日一项调查显示,在1亿9200万合格选民中,至少25%仍举棋不定。不少政治观察家认为,总统选举的最终结果将取决于游离选民的投票意向。小罗盘在这里大胆设想如果佐科此次选举失败,从经济角度而言,印尼这个全球第四的人口大国可能会在未来政策,中印贸易以及是否推行伊斯兰金融发生大变化。

选举承诺

在本月17日,印尼举行了总统选举的首场辩论会,佐科列举其政府在肃贪、反恐、法律改革及维护人权方面的政绩,而普拉博沃则主张削减公司税和个人所得税以振兴经济。如果普拉博沃胜利并履行自己在此次选举过程中所许下的承诺,那低税率的印尼是否会迎来新一波外商直接投资的高潮呢?以邻国新加坡为例,新加坡以其有竞争力的税收结构而享誉全球。17%的新加坡企业所得税以及其他一系列的税收优惠吸引了全球多家公司的入驻,就连当红炸子鸡,俘获万千少女芳心的吹风机品牌戴森也在本月23日宣布将总部迁至新加坡。

如果普拉博沃的税收优惠政策属实,将会吸引更多外资到来并给印尼的经济增长注入一股强心针,有望帮助印尼实现佐科任期GDP增速没有达到7%的愿望。虽然,在佐科执政的四年里为印尼创造了103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成绩傲人。然而,新兴市场货币去年掀起抛售浪潮,印尼盾币值跌至20年来新低,令佐科政府的政绩和民意都大打折扣。或许新的外资注入可以改变这一略显尴尬的经济局面。

中印贸易

中国的一带一路的海上丝绸之路加强了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经济联系。然而佐科和普拉博沃这两位总统候选人对这一政策却持有截然不同的观点。佐科欢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对印尼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投入。普拉博沃却扬言若上台执政,将重新检讨一带一路项目,包括已动工的雅加达至万隆高铁项目。

普拉博沃竞选团队中的外交事务主管伊拉万在发给彭博社的手机短信中写道:“印尼应检讨中国对印尼的贸易政策,看看哪里有不公平之处,例如发放生产者补贴或采取倾销手段。我们必须争取更好的协议。”此外在2018年2月,彭博社报道了大印尼运动党创党人之一、也是普拉博沃弟弟的富商哈希姆(Hashim Djojohadikusumo)有透露大印尼运动党将在来届总统选举主打经济课题,主张增加国防预算开支,同时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中国2015年对印尼的直接投资约为6亿美元(约合7.9亿新元),去年猛增至33亿美元。哈希姆认为佐科政府过于依靠来自中国的投资,而中国资金是有“附带条件的”。

墨尔本大学印尼问题专家林西指出,中国积极在东南亚扩大经济和军事影响力,不免引起本区域国家关注,印尼社会中就存在一种对中国的戒心。他相信普拉博沃会抓住这点大作文章,争取选民的认同。

假如普拉博沃在此次总统大选中竞选成功,那他之前所释放出来的一些处理对中国事务的讯号就很可能会对中国投资者在出海印尼方面造成困扰。

伊斯兰金融

印尼,在宪法定义上是世俗国家,但伊斯兰教占主要地位,同时也有世界上最多的穆斯林人口。佐科在2019年新一轮总统大选中的竞选伙伴特意选择了印尼伊斯兰教的代表人物马洛夫阿敏。马洛夫阿敏是印尼最大伊斯兰团体“伊协”的总主席,也是印尼伊斯兰传教士理事会(MUI)主席。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早在2014年,原本佐科组合的支持率遥遥领先,可是在最后关头,普拉博沃打宗教与种族牌,指控佐科是“华人基督徒”,后来又说佐科反穆斯林,导致两个组合的支持率几乎不相上下。最后,佐科的阵营大力反击,才以6.3个百分点的差距险胜。在此轮选举里,佐科吸取上一次经验教训,选取了马洛夫作为自己的队友希望可以迈过这个坑。从这个举动可以推断佐科正在积极需求穆斯林们的支持,难免日后对穆斯林会有政策方面的倾斜。

宗教是可以大范围影响经济发展的(详情可以参考Barro和McCleary所写的《Religion and Economy》)。如果佐科失败,作为伊斯兰教捍卫者的普拉博沃,有很大可能会在印尼推行伊斯兰金融。而且早在2016年的时候, 印尼的资本监管机构就出台一个发展伊斯兰金融的五年计划,力图在这个世界穆斯林最多的国家打造一个完善的伊斯兰金融市场。伊斯兰金融是指伊斯兰国家及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在投资的时候要遵守伊斯兰投资原则(不可违反伊斯兰教法(Shariah)的原则)。他们不容许收取利息,不容许投资酒精饮品或与猪肉相关的产品、赌博、休闲及娱乐等业务。伊斯兰基金如果从投资项目获得违反教义的收益,有可能需要把该等收益捐予教法顾问认可的慈善机构,以避免投资者取得违反教义的收益。

由于伊斯兰金融的最显著的特点在于借款不收取利息,如果真在印尼推行伊斯兰金融政策,这极有可能对目前在印尼开展的如火如荼的现金贷,p2p和贷款超市的发展造成影响。

上述都是小罗盘的大胆猜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过根据目前的形势推测佐科此次在大选中获胜的机率还是很大的,正因如此,小罗盘才想要分析一下这个“万一”。船长们对于印尼未来几年的政治经济有什么看法呢?欢迎留言或者直接找小罗盘讨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