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佐科维的印尼之春,任重道远

佐科维的印尼之春,任重道远

摘要:找到印尼经济全新推动力—佐科维连任的要务

婆罗洲(马来语:Borneo),印尼人称它为加里曼丹岛(印尼语:Kalimantan)是世界第三大岛,亞洲第一大岛,面积74万平方公里,仅次于格陵兰和新几内亚

 一、第一任关键词:基建

        佐科维多多(常常被称作佐科维)在2014年第一次就任印度尼西亚总统时,就对加里曼丹岛的“两路(铁路与公路)”工程表现出了非常大的决心,在他任内要完成的事情里面,基础建设是第一要务,而这项印尼版“青藏铁路”工程在许多环境与动物保护人士的异议中,于2015年正式动工。在当时佐科维和他带领的印尼政府眼中,基础建设的重要性凌驾于“珍稀野生动物园”的定位,并且刻不容缓。
 
2014年,第一次中选的佐科维
 
         于是,加里曼丹的高速路也在佐科维的第一任期结束前修建完成了。除了陆路交通,计划了超过十年的山口洋国际机场(印尼语:Bandar Udara Internasional Singkawang)也赶在选举前完成了建设开幕式,首阶段将在2022年落成,而余下的会于2023年完工。
 
建设中的加里曼丹高速(2016年)
 
         在第一任期,佐科维把多年欠下的基建项目通通推动了,印尼每年的GDP增长幅度为5.1%,这也是佐科维拿下连任最实在的筹码;那么第二任期,佐科维的政治抱负要怎么体现?
 
2019年,连任的佐科维
 
二、连任关键词:“蓝翔”
 
        佐科维说:“人才,我将在连任后给印尼留下人才培养的基础。”在今年4月30日的一个演讲中,佐科维把重中之重放在了教育上,特别是劳动力升级的布局。难道佐科维要造几个印尼的“蓝翔”出来?
 
        2003年印尼政府对宪法进行了修订,要求将20%的财政预算用于教育,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修宪举动,毕竟在2003年以前的印尼政府,只愿意花10%的预算在教育下一代上。
 
        通过宪法的指导,印尼13至18岁儿童顺利接受教育的比例上升到了接近90%。 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因为超过一半受过教育的孩子仍旧没有办法从事专业性比较强的工作,而且识字率也并没有像入学率一样飙升: 2015年,世界经合组织(OECD)对70个国家15岁儿童的识字率统计中,印尼排名第64位,几乎垫底。也就是说,印尼政府当年的决定恐怕有一点“拍脑袋”,钱花在了怎么把小孩送进学校,而没有花在怎么提高教育的效果。比如说很多老师的收入提高了(增加教育经费一半的投入都在这),但是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提高,因为师资培训和考核机制并没有太大的提高。
 
        不只是教育方面的简单“经费加码”造成了印尼劳动力的专业能力不高,印尼还有一个制约简单劳动力向技术劳动力转型的大杀器——高额劳务遣散费。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印尼的劳务遣散费之高昂排在全球第三,辞退一个干了超过一年的员工,老板要准备好4个月左右的遣散工资,于是就出现了不是企业雇不起好的员工,而是解雇不起高薪资员工的情况,大家只能多找一些临时工和短期合同工(这样的雇佣方式在印尼占了60%以上)。印尼政府出发点可能是要保护员工的权益,但是也导致了当地人力市场成了典型的“柠檬市场”,劣币驱逐良币。
 
印尼遣散费远超其他发展中国家
 
          人力资源也是资源,是资源就必须面对成本问题, 印尼多数优秀人才都在挤破头进入体制内和高薪的自然资源行业,留给私企的许多大学毕业生常常在劳动力的高可替代性和由高额遣散费造成的“被迫轮岗制”大环境下,印尼15至24岁的失业率高达16%,并且高居不下,教育在这里又被绑在了耻辱柱上:学校教育的技能跟职场所需要的无法匹配。
 
第一组数据:印尼年轻人失业率统计
 
          于是近几年出现了一些教育改良派,佐科维就是这个派别的代言人之一,他们要通过改良职业培训学校和政府人力培训计划来增加劳动力的质量。通识教育的改良需要一代甚至好几代人的努力,而职业培训如果顺利进行短期内就可以见效,这正是佐科维务实的执政风格的体现,也是佐科维连任的政治筹码之一。
 

三、不能输给越南小老弟
 
        改革派的经济学家认为最有效的方法是让外资进入。他们认为印尼对外资的不欢迎,特别是对FDI(外国直接投资)的不欢迎加剧了印尼劳动力升级缓慢的现状。根据经合组织的统计,印尼过去三年的FDI占GDP的比例平均为1.5%,在东南亚几个主要国家位居末位,而出于对本土劳动力的保护,外来劳动力要进入印尼比资本面对的阻力更大,外国人占比不到1%。这也恶化了技术和职业能力的转移和传播。
 
外国直接投资占GDP比例(左),进出口总值占GDP比例(右)
 
       拿现在的越南作比较,虽然多年来无论是经济体量还是人均收入都排在印尼之后,但是在吸引外资进场,特别是手机组装和鞋制造方面,越南已经远超同类国家,廉价的劳动力和针对性强的职业教育让越南成了外资的宠儿,有一组数据非常有代表性,印尼的进出口总值只占本国GDP的43%,而越南是195%。很难说是优质的劳动力造就了进出口的繁荣,还是进出口政策的开放造就了劳动力的升级,但是这两件事情在越南同时出现了,而在印尼还没有。
 
       这些印尼还没做到的就是佐科维将来需要做到的,或者是承诺要做到的。
 
       说来说去,还是教育的锅。也许有些通识派的教育专家会反对把大学教育当做劳动力的产地,但在半数人口在脱贫边缘的印尼,这不只是一些风凉话,还是个笑话。
 
 
*本文主要引用了两个主要来源,2019年6月第一期美国版经济学人的《Upskilling Indonesia 》和维基百科词条“Trans-Kalimantan Highway Southern Route”,信息所有权归它们。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