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潘松:印度有哪些投资机会?

潘松:印度有哪些投资机会?

本期人物:潘松,契阔资本创始人

潘松先生是契阔资本的创始人,早年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获硕士学位;2011 年毕业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EIBS),获 EMBA 学位。他曾任复星集团董事总经理,从事海外投资并购,主要关注南亚(印度为主)、中东(以色列)和北欧;也曾任职于上海电气负责全球市场和印度公司 CEO,对于企业管理及海外投资有着丰富的经验。潘松曾出版畅销书《我们向印度学什么》,第二本关于印度的作品《新经济,新印度——最后一个经济超级大国在成长》也正在创作过程中。

契阔资本致力于全球私募股权投资,主要投资领域为大健康,大消费,TMT,工业4.0,业务遍及欧洲、北美、以色列、印度、日本及中国等地区,已成功投资50 多个海内外项目,均获得显著收益。

(生活中的潘总)

这篇文章将为您介绍:

  • 印度的投资机会有多大?在哪里?
  • 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 契阔资本判断项目的标准

“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的报告中显示,2014年印度的互联网渗透率相当于2008年的中国。这或许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中国这波新经济兴起、投资机会井喷的浪潮也会在印度掀起。

作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印度拥有年轻的人口结构、迅速崛起的中产阶级。不过,出海印度掘金前,我们需要先了解:印度的投资机会有多大?哪些赛道有潜力?需要注意哪些问题?就这些问题,我们请教了契阔资本的创始人潘松先生。

“中国人说危机,也就是危中有机、机遇与挑战共存。”潘松说。他认为,在中国是这样,在印度也是如此。在整个全球经济低迷期间,中国一级市场遇冷,这使得企业估值反而更加合理,如果能够抓住机会,当困难期过去,便可获得更大的收益。而在印度,尚未成熟的初创公司和商业模式背后,也是巨大的商业机会。关键在于,如何在机遇与挑战中控制风险、提高收益。

1.印度的投资机会有多大?在哪里?

7点5度:

您认为印度互联网的投资机会有多大?

潘松:

我觉得虽然除了电商等少数几个行业,印度出现头部企业,也就是出现估值100亿美元以上企业的那种行业机会不太多,但其实印度的移动互联网、新金融、新经济的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是有机会的。印度这些初创公司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而它们在中国对应的公司都已经成为独角兽了。

(资料来源:契阔研究院根据印度 VCCircle CrunchBase、CB Insights、IT桔子公布的数据整理而成 2019年7月)

7点5度:

您认为印度公司在全球化的竞争中有哪些优势?

潘松:

印度人才的国际化程度比中国高。举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在西方500强公司里面,有几个高管来自印度,特别是Google的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还有美国一些顶级商学院的院长有些也是印度裔的。印度人在硅谷里面的发展前景还都不错,比中国人似乎还要好一些。

7点5度:

您认为印度的哪些赛道值得投资,为什么?在契阔资本主要投资领域(大健康、大消费、TMT、工业4.0),印度有哪些机会?

潘松:

从赛道或者领域来说,我觉得金融科技(Fintech)、医疗健康、消费升级、企业服务这些赛道上面都是机会。我们契阔资本,重点关注的是健康、消费还有金融这三个领域。

7点5度:

您认为哪些中国企业,或者中国的商业模式可以出海印度?又有哪些印度的项目和模式能够引入国内?

潘松:

很多,印度的发展对中国是个机会;而阿里、腾讯、小米等中国企业的成功经验也值得印度借鉴。

中国出海到印度的商业模式有很多,比如说像支付宝,印度的支付宝叫PayTM;比如中国有滴滴,在印度有Ola Cabs;再比如说中国有美团、大众点评,印度有Zomato Media,Swiggy。很多中国模式我们都可以在印度找到发展非常好的对标公司。

印度的模式也有到中国来,比如说OYO。OYO是一个经济型连锁酒店的整合平台,于2013年创立。与传统连锁酒店不同,它没有建设自己的酒店,而是采用加盟模式整合单体酒店。OYO在2017年11月进入中国,在深圳开了第一家店。截止2019年7月5日,OYO 已经在中国320个城市,拥有超过10,000多家家签约酒店。相比如家等强控制、高度标准化的连锁酒店,OYO的改造模式更轻。另外,OYO并不收取加盟费、房间改造费、品牌使用费等,只抽佣部分流水,因而单体酒店接受起来也更容易、起量也更快。我三年前认识OYO的创始人,很遗憾我当时没有投资它,它现在估值是160亿美元左右。契阔资本有一篇文章是专门介绍这家酒店的,《屌丝的逆袭 ———来自印度的OYO 如何成为中国最大的单品牌酒店》,但他们团队最近似乎遇到了一些问题。

2.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7点5度:

投资印度项目,需要注意哪些当地文化、政策制度上的问题?

潘松:

风险要优先考虑,并且要对印度当地的文化政策相当地了解。因为印度实际上可以说是个“小型国家”组成的“大国家”。由于印度的联邦制度,印度帮与帮之间的语言、文化、历史、宗教,包括税务上,都有很大的区别。(注释:印度有14种官方语言,分别是:印地语、旁遮普语、古吉拉特语、迈蒂利语、孟加拉语、英语、乌尔都语、信德语、泰米尔语、卡纳达语、梵语、泰卢固语、马拉雅拉姆语、印度斯坦语。这些语言分属不同种语系,而一般印度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群才会说英语。)

投资者要对他们的当地情况非常了解,才能敢下手。而且一定要把各个风险因素多考虑一些,不要被一些表面现象所迷惑,一定要看清本质。

7点5度:

您是怎么对印度进行深度了解的?

潘松:

我之前在上海电气工作的时候,在印度待过5年,前前后后跟印度公司也有过诸多业务上的往来。我觉得了解印度这方面,不仅仅是宗教、语言、文化、历史、习俗,还要更了解当地的产业政策、供需情况、法律法规、税收政策等等,要多考虑一些潜在的风险因素。

7点5度:

跟印度的创始团队沟通时,遇到过哪些困难?印度的创始团队有哪些特点?

潘松:

困难肯定有的,但我觉得困难还是都可以解决的。

第一方面,一些创始人对自己的项目感到非常乐观,有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或者说,有时想的很好,但是执行起来很难。

第二方面,在投资之后,有些项目进展可能不是那么快。但印度的创始团队有自己的特点,他们善于学习,也善于克服困难。因为他们很多初创模式和中国、美国对标了,他们既学习中国,也学习美国。我觉得这方面他们是很有优势的,他们避免了中国公司和美国的初创公司最开始走过的坑,而且可以学习中美的先进经验。

第三点,印度初创公司创始人一般是三种背景:第一种是在欧美留过学的,第二种是在欧美的一些大公司工作过的,第三种是本土名牌高校毕业生,比如IIT(印度理工学院)等等,这些创始人的素质都是非常好的。

他们英语更不用说了,英语相当于他们的母语,或者是官方语言。一般来说,他们的公司只要规模一起来就可以做国际化了。再比如说从南亚,向东南亚、中东、非洲扩张这方面,很明显比中国公司有优势。

3.契阔资本判断项目的标准

7点5度:

您当时投资Vedas佛陀这家印度餐厅,是看中了它哪些潜力?2015年投资印度版携程Makemytrip项目,是看中了它哪些潜力?

潘松:

Vedas是一家在上海的印度餐厅,是我们早几年投资的。我们主要是考虑到来中国做业务的印度人越来越多,再加上一些在上海生活的欧美人喜欢吃印度菜,此外中国的年轻人,特别是上海的年轻人,他们喜欢尝试新奇事物。正好我们碰上一个很好的初创团队,所以就决定投资这个项目。

2015年投资的Makemytrip是印度最大的OTA(Online Travel Agency,在线旅游平台),它对标的是中国的携程。这也是中国公司投资印度TMT领域的第一个千万美元级别的案例。

7点5度:

可以请您介绍一下契阔资本挑选项目的标准吗?轮次靠前的项目和轮次靠后的项目有哪些区别?

潘松:

早期的项目,我们主要是关注创始团队靠不靠谱。在判断创始团队时,我们有很多维度,主要还是看他是不是有事业心,是不是足够专注,控制能力、开拓能力是不是足够强,是不是不怕困难、敢于面对挑战。后期的项目主要是看估值、成长性、市场增长空间、公司发展战略这几个方面。

7点5度:

在国内一级市场寒冬的背景下,契阔资本目前重点的业务领域是?

潘松:

整个全球经济都是在低迷阶段(recession),但我认为,这个时间点上我们还是要练好内功,去发现好的项目机会。另外一方面,中文的“危机”这个词代表的是危中有机,在低迷期如果能发现好的项目,它的估值也不会虚高,如果我们刚好能抓住机会,当困难期过去了,我们可以获得更大的收益。


包括YC在内的一些硅谷投资机构认为,印度创业生态正在改善,良好的创业文化正在逐渐形成,但一些当地的政策(如加密货币等等)仍在给整个创业生态带来挑战。在采访过程中,潘松反复强调,从宏观来讲,印度的发展对中国来说是个机会;从实操层面来讲,投资者一定要多多考虑风险因素,做出投资决策前一定要详尽了解清楚具体情况。控制风险,才能获得更多收益。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