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直击东南亚 | 菲律宾初创生态面面观

直击东南亚 | 菲律宾初创生态面面观

​接下来你将看到:

  1. 菲律宾的现状
  2. 是什么让菲律宾成长脚步放缓?
  3. 菲律宾初创生态系统进化中
  4. 谁是菲律宾下一个独角兽

整个东南亚的创投生态都在蓬勃发展,我们看到印尼和新加坡在过去十年里孕育出不少独角兽。但如果我们把镜头拉近菲律宾,就会看到一个不同的故事。

1.菲律宾的现状

菲律宾仅次于印尼,是东南亚第二大国家,人口1.06亿,其中有7600万活跃互联网用户。然而,它的初创企业还没有培养出与Grab或Traveloka一样或者对标的本土企业。在菲律宾,只有一个Revolution Precrafted勉强可以称得上独角兽,这是一家专门生产豪华预制装配式住宅(俗称拼装房)的房地产技术公司。

虽然菲律宾面临着群岛被分割成数千个岛屿,还有一些不平等和贫困等问题,但其实印尼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许多企业家称,阻碍菲律宾发展的最大问题之一是缺乏获得资本的渠道。

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副部长Rafaelita Aldaba说,“我们有一个非常年轻的生态系统,为了进入下一个阶段,我们仍然需要做很多事情。我们需要做的是提供大量资金,而目前的资金仍然很缺乏。”在交易投资方面,早前e27报道称,在2018年,印尼初创企业获得了至少46笔投资,总计40.7亿美元,而菲律宾的活跃初创企业仅在同年筹集了3.04亿美元。

除此之外,许多企业家也将菲律宾缺乏独角兽活动归因于普遍缺乏创业精神和阻碍潜在增长的保守商业心态。换句话说,大众认为创业是高风险的。

创业者必须能够承受一定的社会压力,才能创办自己的公司,通常情况下,最困难的部分是说服自己父母,让他们相信走这条路是可行的。因此,菲律宾科技初创企业的数量与菲律宾精通科技、会使用科技的人口数量并不相符。不过菲律宾的创业生态系统正逐渐显示出越来越好的迹象。

2.是什么让菲律宾成长脚步放缓?

虽然菲律宾总体上在经济上取得了进步,尤其是在金融科技领域,但有几个方面阻碍了菲律宾独角兽的成长可能性。菲律宾互联网服务是亚洲最差的,糟糕的互联网连接状况极大地限制了当地初创企业的发展。

此外,在东南亚风险投资方面,菲律宾以2018年2880万美元的融资额排在最后三名。与新加坡和印尼相比,差距相当大,新加坡和印尼分别以49亿美元和10亿美元的融资额位居榜首。

菲律宾在东南亚独角兽的角逐中差距有多大?看了下面的例子您就明白了:Micab和Grab分别是来自菲律宾和新加坡的网约车服务,都成立于2012年。当Micab计划在第一轮融资中筹集200万美元的时候,Grab已经成为东南亚最大的独角兽,估值140亿美元,并计划今年再筹集20亿美元。Grab背靠软银等强大的国际投资者,但Micab的资金大多来自当地。

根据普华永道2017年的一项调查,不少于88%的菲律宾创业者认为资金是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Micab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Ybanez认为,如果他有更多的现金可以支配,他的公司会发展得更快。

3.菲律宾初创生态系统进化中

根据Startup Blink在2019年发布的报告,菲律宾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目前在全球100个国家中排名第54位。与两年前的结果相比,上升了16位。这份2019年初创企业生态系统排名考虑了特定地区初创企业和组织的数量和质量,以及该地区更大的商业环境。对于菲律宾排名的上升,该报告将其归功于马尼拉郊区和城市之间的连通性,以及菲律宾人不断提高的科技素养和英语熟练程度。

在马尼拉,初创企业和当地初创企业孵化器的数量也在增加,像IdeaSpace这样著名的孵化器已经收到了4386份年度项目申请。

此外,随着政府的积极行动和创业经济状况的改善,创业环境也有所好转。他们创建了一个五项计划来培育生态系统和鼓励创业成功,积极组织各种创业项目,如P3项目和Kapatid Mentor Me项目,旨在改变菲律宾创业生态系统的状态。

菲律宾初创峰会

通过这些努力来帮助改变生态系统,预计菲律宾创业生态系统的规模将迅速增长。

QBO创新中心主任Katrina Chan说:“由于菲律宾有利的人口结构、可利用的科技人才和快速增长的经济,菲律宾具有成为领先创业中心的巨大潜力。我们开始看到更多的元素的加入,如投资活动的增加,不断增多的支持,以及创业兴趣的增长让我相信,在未来几年菲律宾可以兑现承诺并产生东南亚下一个最具竞争性的独角兽。”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菲律宾正在以自己的步伐成长,加大建设基础设施、市场动态趋于完善、成熟的人才和其他经济变量都在这个过程中茁壮成长。

4.谁是菲律宾下一个独角兽?

尽管菲律宾还有很多需要迎头赶上的地方,但预计今年将是菲律宾科技行业的重要一年。就菲律宾对数字化的态度而言,2018年Manulife投资者信心指数(MISI)显示,在菲律宾25岁以上的中高收入人群中,不管是全职还是兼职,菲律宾有53%的人从事数字化工作,这高于亚洲44%的平均水平。约27%的受访者表示对数字相关的工作感兴趣,而在超过50岁的受访者中,对此有兴趣的人不少于48%。对于50岁以上的人来说,他们认为一份数字方面的工作可以起到保障作用,并且在他们退休之后能为带来额外的收入。

总体而言,马尼拉的金融科技赛道值得关注。根据2019年全球创业生态系统报告,大约15%的创业生态系统由金融科技创业公司组成,预计到2022年菲律宾市场将翻一番,达到105亿美元左右。

在最近披露的新闻中,PayMongo获得了27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这家创业公司称其获得的种子资金在菲律宾所有创业公司里破了记录。除了PayMongo,菲律宾著名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还包括线上借贷初创公司First Circle,电子钱包Coins.ph和数字服务提供商Voyager Innovation。提供供应链融资的初创企业First Circle在2018年获得2600万美元融资,Coins.ph去年被印尼网约车公司独角兽Go-Jek以7200万美元收购,而涉及数字服务交付的Voyager Innovation早前以2.15亿美元被收购。

此外,菲律宾政府推出《创业法案》也是很关键的一步,这将会对菲律宾的创业环境产生很大的影响。随着3G和4G网络的普及,更多的外国投资和大量计划进入数字领域的人群,以及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菲律宾的未来看起来潜力无限。凭借决心和专注力,菲律宾完全有能力制造出一只独角兽。不过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菲律宾的初创公司是否能坚持足够长的时间,直到成长为一只独角兽?而在这一趋势中,大多数初创公司(据统计,10家公司中有8家)更愿意选择轻松退出。

本文翻译自“Where does the Philippines stand in Southeast Asia startup Ecosystem?”,基于原文的基础上进行了改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