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2019年东南亚创投圈“最”事件回顾

2019年东南亚创投圈“最”事件回顾

​导语:

回顾2019,东南亚创投圈又发生了啥?Gojek掌门人辞职从政、ofo退出新加坡市场、印尼新增一波金融科技牌照,桩桩件件都让人“心情复杂”。下面我们一起来看那些最火爆、最无奈、最土豪的一系列“最”事件吧。

1.最震惊:从商变从政,Gojek掌门人辞职入印尼内阁

Gojek创始人Nadiem Makarim卸任Gojek CEO职位,加入印尼总统佐科内阁。

Nadiem于2010年成立了Gojek,公司从摩托网约车服务公司成长为印尼第一家独角兽,估值在100亿美元以上。如今,这个“超级App”提供一系列包括送餐、网约车、数字支付和生活方式等服务。Nadiem一定是创业人心中的明星。

而大胆采用企业家入驻内阁的“素人总统”佐科,也是印尼人心中的政治明星。在往年的执政中,佐科实施的各项计划使得印尼税收状况大为改善,失业率降至1999年来最低,贫穷率也大幅降低,民众支持率也居高不下。

创业明星与政治明星的搭配,让我们拭目以待。

2.最具里程碑意义:Grab进军中东和日本

11月份, Grab表示将通过日本出租车公司JapanTaxi和中东地区的Careem公司提供网约车预定服务。通过此次合作,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用户将能够使用 Grab 应用程序在日本的5个城市以及中东13个国家的94个城市预订出租车。

但其实这次合作属于Grab与伦敦全球移动综合平台Splyt现有合作关系的一部分,也就是说Grab搭上了Splyt的顺风车。今年6月,Grab参与了Splyt的800万美元 A轮融资,当时除了投资还包括进一步资源的整合。根据双方的合作协议,Splyt将把其移动合作伙伴网络整合到Grab应用程序中,允许用户通过他们各自的应用程序在东南亚8个国家的336个城市进行预订。

现在Grab的出行网络里又多了日本和中东,这也可以看出Grab的野心不止东南亚。

3.最“土”“豪”:越南两大土豪的重磅交易

12月,越南最大的私营集团Vingroup旗下的VinCommerce、VinEco公司将与Masan集团旗下日用品公司合并。

Vingroup代表说:“VinCommerce与Masan合作后将如虎添翼,携手打造更大的零售-日用品公司,从而引领越南该行业赶上地区发展规模。”

这笔交易有助于集团从领导者到管理员的角色转变,释放系统所需资源,以更好的专注于技术和工业领域。

然鹅,合并才不到两周,Vingroup就表示不想搞零售了,要专注于科技和工业领域。即便如此,它仍然是与Masan合作后新生意的大股东。莫不是早有计划才来了个合并?把零售业务安顿好后向科技领域拓展。

4.最可喜:印尼新增20个金融科技注册玩家,12个牌照

要说政府对金融科技的了解程度,放眼东南亚,除了新加坡就数印尼政府了。去年年末,印尼在线贷款被疯狂投诉,随之而来的是金管局(OJK)对该产业的整理:勒令下架一大批现金贷App。

今年,整改依然进行中。截止6月,OJK关闭了826家非法金融科技企业。可喜可贺的是,当非法企业被撵走之后,又有更多正儿八经(希望是)金融科技玩家的入场。

进入年底之际,OJK不断释放利好信号。最新消息,今日(12月20日),OJK宣布获得注册的金融科技玩家新增了20家,其中还包括中资背景的陆金所和360金融,目前在OJK注册总数达到164家。此外,截止12月19日,还有12个玩家获得了OJK的牌照。加上之前获得OJK牌照的13个玩家,目前OJK颁发牌照的平台达到25家。

不过,OJK也发话了,明年会严格收紧注册信的发布,明年的重点任务就是审核注册信并进行下一步的牌照发放。看来明年的状况也不好说呀。

5.最无奈:新加坡禁电动滑板车,外卖小哥何去何从?

还记得前些日子经常看到的“滑板车充电时爆炸”的新闻吗?

由于与电动滑板车相关的事故伤亡不断上升,新加坡在11月开始禁止所有在人行道上使用的电动滑板车,违法者将被罚款最高2000新币、监禁3个月。

为了让大家适应禁令,陆交局提供了两个月宽限期:到今年年底,只向违例骑行的用户发出警告。那送餐小哥可咋整?

新加坡政府表示,将与Grab,Deliveroo和FoodPanda等食品配送公司合作,把他们的送餐司机使用的电动滑板车换成自行车摩托车

凉凉,共享电动滑板车的生意以后也没法做了。

6.最“痛”:ofo退出新加坡

去年ofo就已经四面楚歌。

先是新加坡出台共享单车执照框架,要求公司缩减车队,移除多余的车辆;不久后,ofo陷入财务困境:欠用户钱、欠供应商钱、还欠员工的钱。

今年2月,ofo解散了在新加坡的运营团队。4月,公司在新营业执照被吊销。落寞的离场跟ofo在2017年初入新加坡的风光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在巅峰时期,ofo在法国、澳大利亚和美国等20个国家都有运营。

ofo,再见!

7.最低谷:Honestbee欠债,业务关闭

新加坡“按需专送”公司Honestbee可以说是从年初凉到现在。

4月,Honestbee菲律宾公司宣布暂时停止本地运营,全球裁员10%;截止6月底,公司每月花费高达630万美元,负资产约为2亿美元;9月,公司欠下100万美元的未付工资款;也陆续停止了在香港、印尼、日本和菲律宾的业务。

纵观东南亚生鲜电商市场,如果说HappyFresh紧抱Grab的“大腿”、Redmart投入阿里的怀抱都是独立生鲜电商无法独立存在的证明,那么HonestBee或许要用更极端的方式去证明这个判断,因为没有抱团的它,早已四面楚歌。

8.最顺畅:拿过B轮最大额的Kredivo ,C轮又拿了9000万美元?!

2018年,Kredivo的母公司FinAccel在B轮就拿了3000万美元。这是去年印尼金融科技公司在B轮融资中获得的最大数目。在东南亚,人们都称B轮融资为“死亡之谷”,因为这个阶段很难融到资。FinAccel将目光转向东南亚以外的地区。这轮融资中,绝大部分资金都来自海外。

今年12月,FinAccel宣布获得高达9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金额。本轮融资过后,公司计划进行区域内扩张并进军其他金融服务领域。这些项目包括医疗保健、符合伊斯兰教法的产品、低息教育贷款、以及与银行合作开发产品。

Kredivo跨过“死亡之谷”又翻倍拿下C轮融资,我只想说:

9.最“难”:Gojek 3次申请菲律宾牌照

今年最难的算是Gojek了。独角兽Gojek的菲律宾拍照获取之路异常艰辛。

1月,由于外资所有权问题,菲律宾监管机构拒绝公司在马尼拉提供叫车服务的申请。

3月,Gojek在菲律宾牌照申请的上诉被驳回,原因是公司不满足当地所有权标准。

11月,Gojek重新申请进入菲律宾市场;这次,它与电商平台Zalora Philippines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aulo Campos达成合作以推动进军菲律宾事宜。

由竞争对手Grab主导的菲律宾市场,它却连门都进不去。Gojek透露了其接下来的计划,包括明年在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扩张。公司已经在马来西亚采取了行动,并将于2020年1月开始在马来西亚开展一些业务。在菲律宾,Gojek本月早些时候已经在领英上发布招聘“政府关系主管”的广告,以进一步推动运营牌照的获取。

总结:以上内容盘点了今年的一系列“最”事件,不少初创企业都迎来不少机遇与挑战。面临关闭的生鲜电商Honestbee、迟迟拿不到菲律宾牌照的Gojek、已经退场的ofo;与此同时,也有好事发生:更加健康、生机勃勃的印尼金融科技圈、越南公司的强强联手等。我们希望明年这些位道友都可以渡劫成功,继续发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