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7点5度 > 从Gojek一波三折的菲国之旅看东南亚出行巨头龙虎斗

从Gojek一波三折的菲国之旅看东南亚出行巨头龙虎斗[编辑]

​接下来你将看到:

  1. 弹丸之地新加坡先后拥抱了Gojek和Grab
  2. Gojek为何看好拥有“全球交通最差”城市的菲律宾?
  3. 一波三折的菲国之旅还有哪些看点?

据彭博社报道,就在上个月印尼出行巨头Gojek再次向菲律宾市场抛出橄榄枝,这是其在一年内第三次向菲律宾政府申请营业许可。有了前两次碰壁的经历,再次出发的Gojek想必是做足了功课的。其实在今年三月份被拒之后,Gojek就对媒体表示对菲官方以限制外资股份比例作为挡箭牌将Gojek拒之门外的做法十分遗憾,并称其不会放弃继续探索在菲律宾市场的其他投资合作机会。

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今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9年菲律宾经济增速会跃据东盟第一。这个东盟第二人口大国在Gojek的地区扩张版图上始终占有重要地位。之前的两次被拒让Gojek登陆菲律宾的脚步被迫放慢。菲国本土出行初创还处在稚嫩的萌芽期,完全无法对2013年就登陆菲国的Grab构成任何竞争。这让快速扩张的Grab在菲律宾出行市场上如履平地。

随着Grab在菲律宾一家独大,比Gojek更加惆怅的应该是菲律宾本地的出行消费者和从业者。果不其然,年内菲竞争委员会向Grab开出两千三百五十万比索的罚单(合计五十万美元)以制裁Grab在菲律宾市场上的一系列违规行为,其中包括利用其市场地位抬高价格,要求旗下司机签独家服务协议等。

1.弹丸之地新加坡先后拥抱了Gojek和Grab

这个局面和一年前的新加坡市场颇有些雷同。2018年9月新加坡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也因Grab和Uber 的合并影响本地区出行市场的竞争格局迅速启动调查而后向两家开出罚单,并要求Grab取消司机独家服务的合同条款。很快Gojek出行平台在新加坡经过试点开始全面运营。

两家东南亚出行巨头在弹丸之地新加坡相互制约形成了健康有序的竞争态势,这让本地居民无论是在出行时还是驾驶网约车都多了一个选择。一年之后新加坡国大商学院的调查研究发现,本地市场由于有新的网约车平台入局,消费者日均使用网约车的费用下降了11%,同时55%的网约车司机收入有所提升,其中35%的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增加了10%。

很显然,高效廉洁的新加坡政府在管理本地出行市场上起着关键的引导和推动作用。打造一个便捷、包容、智能、互联的交通体系是新加坡陆路交通发展的中长期愿景,管理者忠诚高效地运用社会所赋予的资源和权力让出行市场保持必要的开放和良性竞争是至关重要的。

总人口不到六百万,国土面积721平方公里的新加坡出行市场能同时接纳Grab和Gojek落户角逐,让本地消费者从中获益。本地居民不仅获得了更加优质且低成本的出行服务体验,更多的司机还通过网约车驾驶创造了额外收入。网约车的普及让汽车实现共享,让城市间出行更加便捷绿色,其所带来的一系列社会价值应该会给本地政府KPI增添许多亮色。

2.Gojek为何看好拥有“全球交通最差”城市的菲律宾?

菲律宾国土面积二十九万九千七百平方公里,总人口超过一个亿。首都马尼拉面积六百三十八平方公里,人口一千三百万,人口密度是岛国新加坡的2.5倍。据社交类导航软件“位智”最新调查显示,马尼拉被评为“全球交通最差”的城市。

交通拥堵造成巨量经济损失,根据菲社会经济计划部长阿塞尼奥巴利萨坎的说法,由于马尼拉糟糕的交通状况,每天直接和间接至少造成30亿比索(约合6400万美元)的经济损失。 大量涌现的私家车更是增加了城市交通的压力。人们生活在恐怖的“堵城”中。

无论是交通网络基础设施薄弱陈旧,还是城市规划的不合理,究其缘由混乱的公共交通系统都和腐败低效的管理脱不了干系。尽管改善交通拥堵一直挂在历届政府的口上,马尼拉和菲律宾其他城市的交通却日益恶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也许引入外来资本和专业的出行服务管理者能给这个烂摊子带来一些根本改变。

摩的起家的Gojek在老家雅加达积累了丰厚的经验。擅长在看似无序低效的交通体系中发掘商业机会,对接需求,提供出行服务。其创始人Nadiemk Makarim就是在麦肯锡上班的三年间长期依赖摩穿梭在雅加达拥堵的交通中悟出的商机,继而开始了Go-jeck的创业。

从网约车技术平台到全能型App,再进军金融科技,Gojek用了近十年华丽蜕变挤入十角兽俱乐部。成功登陆新加坡、越南、泰国后为何在菲律宾屡屡受阻,Gojek可能比谁都清楚。东道主包容开放欠缺是一方面,有着腾讯、谷歌、淡马锡等金主支持的Gojek之前也许也过于掉以轻心。

不过据说这次重新递交申请之前,Gojek 在菲律宾申请营业执照的主体Velox Technology Philippines, Inc. 已经出售一部分股权,目前菲资公司Pace Crimson Ventures Corp拥有其60%的股份,这足以规避菲律宾对外资在公共交通领域的投资持股比例限制。这样的战略性让步,既给了菲国政府一个大大的面子,也是Gojek得以进入这个东南亚第二大市场不错的权宜之计。同时预示着Gojek和Grab在菲律宾市场厮杀的好戏即将拉开序幕。

菲律宾之所以成为东南亚出行巨头的必争之地,除了她有年轻庞大的本地消费人群,经济持续快速增长而积累的内需,其混乱不堪的城市交通系统中隐藏的许多痛点都是外来资本在出行领域绝佳的商业机会。何况这些落后的乱象对Gojek和Grab来说太熟悉了,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他们生于斯长于斯,最了解来自与东南亚地区金字塔底部的需求,也能提供最高效的出行解决方案,他们凭借对本土文化的深厚理解加上各自的哈佛商学院背景能为这片土地创造出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完美结合的产品和服务。

3.一波三折的菲国之旅还有哪些看点?

人均GDP处于三千美元左右的菲律宾,是一个年轻而活跃的人口超过一亿的现代消费市场。2018年GDP增速6.2%,2019年上半年增速5.5%。全国14% 的人口聚集在首都马尼拉这个被称为全球交通最糟糕的城市。在治安饱受诟病、乘客经常被司机绕路、甚至无理索要巨额车费的菲律宾尤其是大马尼拉地区,2013年八月登陆的Grab以其安全可靠和便捷的使用很快赢得了客户的信任。现如今,成功PK掉Uber后的Grab已经在菲律宾人的日常出行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是外来商旅人士不二的选择。

Grab起步两年后便进军菲律宾市场,Gojek则是先立足本土将触角深入到日常生活的各个细分领域打造全功能服务,同时提升其品牌价值,选择合适时机向海外扩张,所到之处无一不面临来自Grab的严峻挑战。两度在菲律宾受阻,与其说是触犯了菲律宾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的条例而遭拒,还不如说是输在了对东道主政府的官僚低效估计不足。这也给所有看好菲律宾乃至东南亚市场的资本上了一课,需要摆正位置提前做更加充分的功课,以免贻误战机。

用限制外来资本持股比例来为本土经济争取成长的时间和空间是新兴经济体常用的政策手段。恰当地运用政策可以争取到皆大欢喜的结果,即外来资本盆满钵满,本土实力迅速成长,就业税收大幅提高。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外资开始涌入中国汽车制造业时也是在这样的政策空间下生存壮大的。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外资在中国收获了高于行业平均的回报率,大量本地人才回流创业后带领本土车企茁壮成长,中国也已跃居全球第一大汽车制造和消费大国,实现了多赢的局面。不过政策运用得是否恰当,政策怎样与时俱进,这就要考验执政者的智慧和忠诚了。

大幕已经拉开,Gojek和Grab会在菲律宾上演怎样的龙争虎斗,Gojek能给菲律宾出行市场和消费者带来怎样的福祉,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特约作者:李卫永

本文作者在中国和北美大型汽车公司从事汽车采购项目管理,亲身参与过全球项目的设计、开发和投产,专注汽车行业二十六年的从业经验,现居新加坡。

推荐 0